职工天地

“杏林礼赞 手书心声”抗疫主题征文二等奖作品——朱明霞《凡人小事》时间:2020-09-30 15:50      来源:朱明霞      阅读:

       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,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秩序,在病毒肆虐的初期,我们医院冷清的吓人,空气中凝结的恐惧和紧张让人窒息,我能做的就是保证医院出入口秩序,然后反复洗手。
       那段时间我焦虑了,挣扎到凌晨四五点入睡已不鲜见,我的右手掌心洗烂了,蜕皮流血。我提醒亲朋好友,没有急危重症不要来医院,病不要命能不来就不来。复工之后,大批常规病人涌入医院,预检分诊压力瞬间增大,许多患者等了一个春节,终于等到医院开放。他们面容痛苦步履蹒跚,有的坐着轮椅,有的被搀扶着,焦急的等待从预检分诊通过。他们都是冒着危险来医院的病人,他们实在扛不住了,太需要有人解除他们的痛苦,但医院要保证安全,需要登记进入。
       来我们医院就诊的农村人多,不会操作智能手机的人多,持老年机的人也多,许多人不会扫描二维码,他们都不能顺利进入医院就诊大厅,站在院子里焦急无奈,保安维持秩序也帮他们扫码登记,但毕竟每天上千的门诊量,他们不可能都照顾到。
       长江个子不高,脸膛红润,敦实憨厚,他是我们单位维保摄像头的人员,从复工那天起,就帮病人扫码登记,这一干就是两个月。长江家离医院不是很远,他每天早上骑电瓶车来,七点四十左右上岗,一直到十点半,有时到十一点多。有人提醒他混在病人堆里有风险,像钟南山院士一样说“尽量别去”,但长江天天和病人在一起。这期间,我也守了一个月,帮病人办理扫码登记,维持秩序。
       我问长江,别人都避之不及你为什么来医院?长江说在家里闲着,医院接诊的大多是本地患者,他们没有去过疫区。本地人实在,不会填信息,得了病没办法,就想帮他们看病,能帮多少是多少,以便他们尽快就医。我是医院职工,在如此大的灾难面前,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是职责所在,但长江没有义务,况且他的维保也不需要天天来医院。
       我们的预检分诊设在门诊门口,进院车辆和人员在指定区域扫码登记。扫码区没法间隔一米,经常人员扎堆。长江每天在扫码区,在不知道有没有人感染的情况下,与前来就诊的患者接触,拿他们的手机帮忙登记,还负责搀扶行动不便的患者,他的防护仅有口罩和手套。
       在这两个月时间里,天气像过山车一样变化无常,雪、雨、大风降温轮番出现,风和日丽的日子太少。那次大雨我穿了羽绒服,长江穿了雨衣,我们帮病人扫码登记。九点多的时候,我的羽绒服一个胳膊已经湿透,鞋子里面全是水,脚冻的没地方放,手指麻木不能伸直。在给一个老年人登记的时候,身后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拽了一下我的衣襟说“天太冷你穿少了,手冻的戴个手套”,我当时心里一热眼泪都出来了。大风降温的天气里,长江帮手机欠费停机的一对老姊妹交了话费,然后帮她们扫码登记,老姊妹谢过长江,进了预检分诊还回头招手说谢谢年轻人。长江说我们这里人朴实的让人不感动都不行。
       扫码登记让我感受到了切肤的寒冷。我就奇怪天怎么那么冷,我每天都是在冻得无法坚持的时候提前撤退,然后坐在暖气房,感受冻过之后,烧疼烧疼的手脚,那感觉一直持续到中午过后。长江则要坚持更久,离岗的时候早已全身麻木。他在单位没有办公室,每天都是哪来哪回。
       长江2018年在庆城县桐川镇惠家庙村入党,他是农村党员,在疫情防控封村封路的时候,他在惠家庙村和小区的防控点执勤,复工以后他到医院工作。他说从小有当兵的愿望,像军人一样保家卫国,维护社会安定是他的梦想,他说疫情防控国家号召党员站在一线,他没有物资捐献给国家,所以他来了,做一个党员该做的。
       这场灾难让我有机会和长江同干一件事,他没有逆行武汉的悲壮,却心甘情愿做着微不足道的小事,给了我更多的感动,让我有机会去接受灾难给予我的启发和教育。
       疫情尚未结束,长江还在坚守。无数如长江一样有担当的平凡人,为抗击疫情注入了不竭的后方动力,向社会传递着绵绵的爱和生机,让我们温暖安定,充满希望。